您當前位置:首頁>>國學經典

秦韜玉《貧女》賞析

來源:正北方網- 北方新報   作者:李淑章   2019-12-04

《貧女》詩意畫


蓬門未識綺羅香,

擬托良媒益自傷。

誰愛風流高格調,

共憐時世儉梳妝。

敢將十指夸針巧,

不把雙眉斗畫長。

苦恨年年壓金線,

為他人作嫁衣裳。


  一、先簡介作者:

       秦韜玉,唐代詩人,生卒年代不詳;字中明,一作仲明,京兆(今西安市)人。出生于尚武世家,他的父親也是武將。秦韜玉年少時就有文才,工詩詞,善歌吟。他在科考方面并不順利,開始當過幕僚之類的小官,后來雖然又當過工部侍郎等,但未見他在仕途上有什么建樹。他的詩流傳下來的有40首左右,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我們要講的這首《貧女》。


  他的生平不詳,其思想情感也只能從他留下來的詩作中可以窺得一些。下面列出他的幾首詩的題目,供讀者考慮:《織錦婦》《檜樹》《鸚鵡》《隋堤》《獨坐吟》……


  《貧女》這首詩明面上是寫貧女獨白,傾吐自己為他人作嫁衣裳的苦悶與傷感,其實恐怕也還另有弦外之音。


  二、部分詞語注釋:

  1.蓬門:用蓬草之類編扎的門,即茅屋的門,指貧女之家。

  2.綺(qǐ)羅:華貴的絲織品或絲綢制品;這里指富貴人家婦女的華麗服飾。

  3.風流:有風韻,美好;意態嫻雅。

  4.共憐:憐,是愛的意思;共憐就是都愛的意思。

  5.儉梳妝:指一種時髦的打扮,并非儉樸。這個詞將在賞析部分詳細講。

  6.苦恨:非常怨恨。

  7.壓金線:指用針線刺繡。

  8.衣裳:指上衣與下裙。裳,讀cháng。


  三、賞析這首詩。

  首先,用獨白的方式,全程揭示人物的心理活動;這種表達藝術,在唐詩中實屬罕見。


  我們試著用最少的文字寫寫“貧女”的心語:我是窮人家的女兒,從來不懂得穿富家小姐身上的綾羅綢緞。我也想過托個良媒,為自己找個好婆家;可這么一想,更覺得傷心難過。時下的女人們,誰還欣賞我看重的高雅風韻,她們都追求那些時髦的打扮。我敢夸夸我靈巧的刺繡藝術,我才不去同那些人在畫眉上爭什么高低。我最怨恨的是什么呢?就是我成年累月地飛針走線,卻都是替富人家小姐做出嫁的衣裳!


  請看,整個一首詩全是一個貧苦女孩子的自言自語,讀來感人肺腑,使人潸然淚下。


  其寫作藝術之高妙,是不是罕見呢?


  其次,反復而又多角度的對比手法。


  1.“蓬門”與“綺羅”的對比。開頭就用了對比手法,毫不掩飾地奠定了這首詩的主題。其中的“不識”兩字,不是說不懂,而是有意對不公平之世道,進行曲折的諷刺。

  2.“誰愛風流高格調”與“共憐時世儉梳妝”的對比。關于這個對比,筆者要多說幾句,因為對這兩句詩,有兩種迥然不同的理解。一種理解是:“誰”字一直管到“……儉梳妝”,意思是:“有誰欣賞這高尚的格調,又有誰與我一起愛這儉樸的梳妝呢?”這種理解,顯然認為,“儉”就是儉樸的意思。另一種理解則是:“誰還欣賞我這高尚的格調,她們都追求的是流行的時妝!”認為“儉”通“險”,儉梳妝,就是險梳妝。筆者同意第二種理解。根據如下:


  根據之一,《漢語大詞典》在“儉”字的第6個義項下寫道:“通‘險’?!本o接著舉《尸子·君治》中的句子為例:“[舜]旱則為耕者鑿瀆,儉則為獵者表虎?!保ū砘?,即穿上用虎皮縫制的衣服)另外,該詞典還收有“險妝”一詞,解釋曰:“奇異之裝束?!迸e《新唐書·車服志》為例。(恕不再轉引例文)其實,在古文中,“儉”與“險”通用的例子還有不少??梢?,“儉梳妝”與節省、儉樸毫無關系,而是指奢華的妝飾,用今天話來說,就是指奇裝異服。正是當時社會所崇尚的奢華之風,才逼得貧女為他人做那種時髦衣裳。


  根據之二,白居易寫過一首詩,叫做《時世妝》:“時世妝,時世妝, 出自城中傳四方。時世流行無遠近,腮不施朱面無粉。烏膏注唇唇似泥,雙眉畫作八字低?!笨梢?,這首詩中的“時世儉梳妝”與白居易寫的“時世妝”是一回事。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詩人用“風流高格調”與“時世儉梳妝”這兩種不同的服飾進行對比,不僅顯示了貧女純真和樸實的內心世界,而且也不露聲色地批判了當時社會的奢華之風。


  至于“誰”與“共”兩字的對比,更揭示出高尚風格無人問津與奢華之風趨之若鶩的可悲現實。


  3.“針巧”與“畫長”的對比。這個對比至少有兩層意思:一是明里描寫貧女的辛勤勞動,暗中斥責富人的不勞而獲;二是在贊揚貧女精湛的刺繡手藝的同時,譏刺那些只懂描眉打鬢的富家小姐,順便再一次批判上流社會的不正之風。


  其中一個“敢”字,寫出了貧女的自信與對富家小姐的蔑視;一個“不”字,又無意中流露出貧女對那些時髦女子的不屑之情。


  4.自己年年壓金線與為他人作嫁衣裳之間的對比。這個對比,是在前面幾個對比的基礎上產生的,這是一個貧弱而善良的女子竭盡全力的呼喊,其中也應包含著所有與她命運相同的女子的聲音!她們心里也許在說:憑什么同樣是女子,都到了出嫁的年齡,你們坐享華貴的嫁妝,而我們卻為你們“作嫁衣裳”?啊呀,我們連托人說媒的條件都沒有,而你們就要去拜華堂;這又是怎樣的不公平??!


  這個對比,使我們想到:這種不公平,難道是由不同命運的女子決定的嗎?顯然不是!那問題在哪里呢?


  最后,說說這首詩的弦外之音。


  有人說,這首詩“寄托著寒士出身貧賤、舉薦無人的苦悶哀怨”,也有人說,這首詩“表現文人懷才不遇的憤懣之情”。對此,筆者另有所思。


  第一,這首詩也許寫的就是貧女的感受,理由是詩人還寫過類似的詩作。比如,他寫過一首題為《織錦婦》的詩,其中有這樣的句子:“只恐輕梭難作匹”“豈辭纖手遍生胝”“可憐辛苦一絲絲”。所以,筆者推測,詩人很可能接觸過一些貧苦人家的女子,對她們的不幸有所同情。因為如果只是為了表達文人的感傷,那何必總是借貧女或織錦婦之口呢?


  第二,如前面所說,詩人用對比的手法寫兩種不同命運女子的不同生活,其筆鋒顯然不是指向女子這個群體的;因為誰都知道,不管任何一個時代,其決定貧富懸殊的絕不是女子本身,更不是年輕的女子。這樣看來,秦韜玉寫這首詩是不是也在傾瀉他對當時社會不公平現象的憤懣與無奈呢?


  所以,如果說這首詩有弦外之音,我推測的是不是也有一點道理呢?(李淑章)




【責任編輯:自然】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下载买山东十一选五